甘  露  寺

说来有趣,没想到我这一向喜欢西洋古典乐的人,最近也开始听京戏的段子了。一来是网速很快,随便就可以下载多媒体文件,二来是除了 western classical music,有时也想听听中国味的东西,京剧也就成为传统类的首选之一。

京剧之“有意思”,也在于大部分剧情都是烂熟的历史(小说)故事了。生书熟曲,折子戏却是不折不扣的“熟书熟曲”。故事情节已经不新鲜了,不过估计是情节太好的缘故吧,除了听唱腔,对情节还是蛮有兴趣的——不似西洋歌剧,除去《塞维利亚理发师》能一路乐下来的、或者《图兰多特》“异国”情调的剧目,大多是只把注意力放在唱工或演奏上,很少能为剧情花心思了。这儿说的《甘露寺》和《借东风》,都是《三国演义》里面的小段子,也都是孙刘被迫联合抗曹期间互相耍心眼子的把戏,《空城计》则是说相声的经常要学的。

《甘露寺》里面有名的一段老生戏,是乔国老的“劝千岁杀字休出口”。我从前看电视的时候很少看戏曲节目,不过对这个“劝千岁”的印象也很深了,可见这玩意儿属于比较流行的整天上排行榜的段子。《甘露寺》一折讲的是:

孙权为了把刘备“借住”的荆州讨回来,在周瑜的怂恿下,不得已拿自己的妹妹做美人计打算解决这个“执行难”的问题:孙权骗刘备过江来吃喜酒,说自己想做皇叔的小舅子。其实想只要把人扣住,不怕收不回这个呆帐。刘备是何等聪明的人!说不去就不去!诸葛亮认为:“重庆谈判一类的东西如果皇叔不去是很输咱们面子的,何况老祖宗连鸿门宴都去过,既然主公肯三顾我的茅草芦,这个东吴妹夫的显赫身份是要让您拿定了的!”诸葛亮派赵云随行护驾、相机行事,临行前塞给赵云三个红包(从荆州中餐馆顺出来的)。到了东吴以后,赵云把第一个红包里面的fortune cookie掰开,小纸条上写的是 "If you want to marry a beautiful wife, try to get  Mr. Qiao Xuan's help!"  —— 让刘备去拜见乔玄那个老头。乔玄是东吴第一等的老干部,养了两个漂亮闺女,大的嫁给小霸王孙策,小的许给风流倜傥的周郎。乔国老一贯是喜欢有作为的年轻人的,听说大耳朵有福气的刘玄德来了,直遗憾自己没有第三个女儿可以嫁给他。老人家有钓金龟婿的嗜好,这次只好成全了自己的亲家吴国太——孙策孙权的妈——一定要把吴国太的宝贝闺女嫁到荆州去。

听了刘备的求助,乔国老决定将计就计,找到亲家母,说现在钓鱼台四十二楼住了一个荆州佬刘备,怎么怎么地好,如何如何地棒。老太太把孙权叫过来一问,得知竟然是拿宝贝女儿做铒设套,不由得好好教训了不要脸的孙权一番。乔国老也不闲着,还在一旁敲锣边鼓,又对国太夸刘备,又吓唬孙权“你把荆州佬得罪了,看他宿舍哥们儿怎么收拾你!”(这个“刘备威胁论”就是这段《劝千岁》)。老同志们最后拍板决定,第二天在甘露寺召开大会,当场考察荆州佬的人品相貌,满意就提拔做女婿,不满意随便孙权拿他去喂鱼。乔国老离开国太府,便派人去钓鱼台给刘备赵云捎信:外以朱皂染鬓,内备铠甲防身——他怕刘备显得太老,一旦做不成女婿也别被人当场剁了。这个被派去送信的老家丁收了刘备发的答谢大红包便喜道“原来荆州人给小费如此的大方”,不识时务地又跟赵云反复说“将军,内以铠甲防身……”“多谢,知道了(一定要读做 liâo )!”“将军,内以铠甲防身……小费……”“嗳呀,知道了!”“……内以——铠甲防身哪!”“哇哇哇,若不是看你年岁大,要打人哩!”老家丁才知荆州人不是都给小费的,他哪知赵云身上除了剩下那俩诸葛亮给的 fortune cookies 就嘛玩意儿也没有 liâo !这段家丁--- 赵云对白是《甘露寺》比较搞笑的几段之一。刘备好好拾掇了一番,第二天在甘露寺以有理有利有节的风范博得了吴国太的全面信任,国太当场赐婚。诸葛亮知恩图报,让荆州佬做东吴乘龙快婿的夙愿终于实现,也宣告了孙权周瑜收回租界阴谋的破产。

马连良唱《甘露寺》的乔国老是拿手好戏。马派的唱词是左边:

乔国老(马连良)

 

生子当如孙仲谋

 

大耳朵刘备

 

三国战将勇

首推赵子龙

(西皮原板)劝千岁杀字休出口,
老臣启主说从头。
刘备本是靖王后,汉帝玄孙一脉留。
他有个二弟汉寿亭侯,

(流水)
青龙偃月神鬼皆愁。
白马坡前诛文丑,
在古城曾斩过老蔡阳的头。
他三弟翼德威风有,丈八蛇矛惯取咽喉。
鞭打督邮他气冲牛斗,虎牢关前战温侯。
当阳桥前一声吼,喝断了桥梁水倒流。
他四弟子龙常山将,盖世英雄冠九州。
长坂坡救阿斗,杀得曹兵个个愁。
这一班虎将哪个有?还有诸葛用计谋。
你杀刘备不要紧,他弟兄闻知是怎肯罢休?
若是兴兵来争斗,曹操坐把渔利收。
我扭转回身奏太后,将计就计结鸾俦。

(西皮原板)劝千岁杀字休出口,
老臣启主说从头。
刘备本是靖王后,汉帝玄孙一脉留。
他有个二弟汉寿亭侯,
(流水)青龙偃月神鬼皆愁。
白马坡,延津口,斩过颜良诛文丑,
在古城曾斩过老蔡阳的头。
他三弟翼德性情有,丈八蛇矛惯取咽喉。
曾破黄巾兵百万,虎牢关前三战过吕温侯。
在那当阳桥,一声吼,喝断了桥梁水倒流。
他四弟子龙常山将,盖世英雄冠九州。
长坂坡救阿斗,杀得曹兵个个愁。
这一班虎将哪个有?还有诸葛用计谋。
你杀刘备不要紧,他弟兄闻知是怎肯罢休?
若是兴兵来争斗,曹操坐把渔利收。
我扭转回身奏太后,将计就计结鸾俦。

 

一般形容唱京戏都是“字正腔圆”,“腔圆”估计是饱满的意思吧,不过马连良是连吐字都比较圆。从这段唱的第一句起音——头一个字“劝”——就可以听出来的。各派《劝千岁》用的曲牌当然是一样的,上来是乔玄向孙权禀告详情“细说从头”,表的是出身高贵的大耳朵刘备,调子比较缓;过了那一句“汉寿亭侯”,从“青龙偃月”开始直到最后,夸的是四大虎将与神算诸葛那一班乱世英豪,则是一气呵成的痛快。马连良把这段西皮流水唱得更加紧凑,拿别人的与他一比较,他的曲调显得更“直”,鼓点儿更“催”,好似武将驾着战马奔腾,不留一口气的歇息。张飞一段的两句(“虎牢关前战温侯”与“喝断了桥梁水倒流”)没有字与字间的蜿蜒回转,而这是其他人喜欢延宕回旋的地方,并且“喝断了”三个字还让人感觉节奏稍快。通过这些在音律和速度上的处理,这段《劝千岁》便是威风十足,突出了荆州的人才济济,真让人觉得刘备一旦有个好歹,他那帮怎肯罢休的弟兄就要和江东兵戎相见。戏里面的彩头都让文韬武略们的英豪占了。

 

张学津是张君秋的儿子,不过没有继承旦角,而是习余派老生,后来也拜了马连良做师父。张学津的《劝千岁》从唱法和曲调特征仍然是马连良定下来的派数,具体的唱词和表现手法又有比较显著的差异与特点(余派创始人余三胜以“花腔”著称)。在曲调的架势上,那股“冲”劲还有,但是许多单字都用了多音的一小段来唱,比较明显的一处便是“喝断了桥梁水倒流”,马连良的速度很快,字字连珠,张学津则是轻轻吐音,在“桥梁”还荡了两荡,似乎真有水要倒流的模样。张学津唱那一大段西皮流水,有缓的地方,比如“曾斩过老蔡阳的头”,也有比马连良还要干脆之处——说赵子龙在长坂坡大战,“杀的曹兵”四个字利落决断地好像人头落地,后面劝孙权不要一意孤行,又把“怎肯罢休”“唱”地好似“念”的一样,而说话跟唱曲子的感觉和力度当然就不是一个程度了。整体感觉在发音上也和他师父有不一样的地方,更加“字正”一些。马连良是一代宗师,《劝千岁》又是马派传统剧目,做徒弟的不拘泥于处处模仿先生,表演出来的段子就更有可品味的了。

 

张建国学的是奚啸伯的路子。奚啸伯则是从余叔岩(余三胜之孙,习谭鑫培的谭派)那里学唱谭派,奚啸伯与马连良、杨宝森、谭富英并称四大须生(当时人又戏称“马跳(杨)澹溪”)。